2719611224979496007.jpg

这幅油画也是有历史的,在2005年3月6日,纽约艺术博览会开幕。世界艺术家云集,观众鼎沸,博览会的左前方总是水泄不通之处,那里是加拿大Redinc艺术公司,聚光灯下,挂着一幅题为“2008-北京”巨幅油画。
  令人惊讶的是,网上对这副油画的含义有好几种不同的解读,看完那些解读之后,再看看这副油画,似乎又能发现更多诡异的东西。
  
  刘溢在纽约艺术博览会上搞了一幅题为“2008-北京”的油画,解读甚多,饶有趣味亦颇有深意。
  <--more!-->
  解读一:
  北京2008年将举办奥运会,即OlympicGames。这幅画中也是Game,却是中国的传统Game--麻将。这些女子,代表着全球化竞技场上的博弈者。
  画的左上角,是一幅标准像,乍看上去,熟悉又不熟悉,那是孙中山的胡子,蒋介石的光头,的五官新组合的标准像。它象征着中国上一百年的历史,或者说是旧民主主义和新民主主义的全部。
  画的左面,是一个最天真和最聚精会神打麻将的女孩,她为抓了一手好牌而暗中庆幸。
  中间背影的女子,开了一个东风明杠,这象征着当前不可无视的事实--中国在崛起。虽然那女子有些不规矩的小动作。
  中间正面女子,似乎有些外来血统。他在打牌之余,另有闲心眺望光源,也即将来。他穿着光鲜,脸上有一些忧虑。
  再就是那个外国女郎了,她也来掺合中国的游戏,信心全无,躺在那里,因为她少抓了一张牌,相公,陪打。
  右面显然是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村姑娘,她是使中国掘起的生力军。然而他的脸上有一些不明白,有一些不满意。他手中握着一把亮晃晃的水果刀,这暗示着一种仇富心理,暗示着一种危机。
  画的右边,在破旧的建筑的前方,有一条大河,有一些石头,这象征着前景莫测,只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现状。
  这个解读来自加拿大的一张报纸,作者自己也引用来发到网上,但并未承认这个解读.
  我个人的解读是,中间女子是美国,背后纹着凤凰的女子是中国,侧面正在认真考虑出什么牌的亚洲女为日本,另一个躺着的是俄国.
  中国女子碰了东风并不意味崛起,只是表达“做东”的意思.而俄国女郎也并不是信心全无的“相公”.仔细观察一下她的姿态就会发现,很显然,她是在趁日美不注意,和中国女郎偷换牌.这正是换牌的瞬间,所以她桌上的牌少了一张.
  而旁边那个拿刀的小女孩,明显发现了这一切.她的视线停留在正准备把牌偷偷塞给俄国女的中国女脸上.美国女人,似乎已从小女孩的表情中发现了什么……
  把小女孩说成刚进城的农民似乎也太勉强。我觉得可能是代表中国民众,而坐着的是政府。有这场游戏实际上是政治的博弈,普通中国人却怎么的怎么的(不好直说)意思。
  对于摸着石头过河的解释,我更是不敢苟同。我倾向于认为屋外描绘的是阴云密布的台海。
  至于文身,我也想不出来。腰间那个图形我无法解释。我打算简单地把文身视为画面的需要,在画面黄金位置设计一个文身,是一个不错的手段,最起码,比光溜溜的一个后背更有冲击力。
  
  解读二:
  1:首先看画的名字
  刘溢2008-北京
  很明显的说明了画中寓意的时间和画的中心人物
  2008和中国
  
  2:再看看这些人所在的房间
  首先是她们打牌坐的地方——一个高出地面的平台,上面有一张矮桌
  很明显是中国东北常用的炕
  这个房间的主人已经很清楚了,是中国,中国是房东
  一般中国人家里挂画挂的不是自己就是自己的直系亲属
  画说明中国以前的政治状况,在民主资本主义化(孙中山的胡子)表象下的社会主义(红色背景及毛的脸)——社会主义民主集中制
  屋内破败不堪,说明了中国的经济状况
  
  3:再看屋内的5个人
  很明显,背对我们的女孩身材弱小,发式和肤色说明了这人是屋主人——中国
  左侧的女孩的侧脸活生生就是以前某个日本女星的翻版,发式等也可确定此人既日本
  画面正中面对我们的女孩衣着华丽,白种人,脸型也可看出是美国
  左侧躺下的白种女孩从鼻子和眼睛也可依稀看出是一个俄国女孩——俄罗斯
  再来看最右侧站立的女孩
  上身是一件红色的肚兜,下身裸露用果盆遮挡
  而整个图上红色只有两处,左上角的画像的背景、右侧站立女孩的肚兜
  红色寓意已经很明显了,GC主义
  中国国家地理周边的国家里只有一个符合——朝鲜
  
  4:再看五个人的衣着
  美国雍容华贵,上半身衣着整齐,披肩、外套、内衣。而下半身,桌子上放露出的一小块髋骨却很明显的说明她没有穿内裤
  俄国上身赤裸,下身确穿了一条很和身的内裤
  最左侧的日本,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而中国,很有趣的是穿了一条西式蕾丝花边内裤,上身赤裸,身上还有两个纹身
  美国和俄国的衣服大没有什么问题,和国家文化很符合
  而中国却没有穿肚兜、而是穿着西式的内衣
  这样就很好理解了
  房子肯定不是中国盖的,因为女孩还小,新领导班子成立时间并不长,战乱、内乱等造成中国的家庭环境也就是中国的经济状况并不好
  而现在的中国表面上依然挂着左上角的画,而实际上是走资本主义的路
  身上的纹身也是这个意思,腰部的纹身是国外最流行的,穿低腰裤的时候可以露出来,很时髦
  右肩的纹身很明显是非常传统的中国年画样式
  而右侧女孩的肚兜表明依然是彻彻底底的GC主义
  
  5:最后再看5个人互相之间的神态和身体动作
  美国眼睛肆意的盯着右侧站立的朝鲜
  眼神中露出的是蔑视和警告
  俄罗斯躺在炕上,显然对牌局不感兴趣,牌桌上的牌参差不齐,万字、梭子、筒子都混杂在一起,明显没有理过
  而动作确是5个人中最丰富的
  左手在和中国换牌、左腿挂在桌上遮住美国的视线
  右腿却踩在美国的腿上,限制了美国的行动
  右手拦在美国和朝鲜之间,五指张开——不,同一个动作做给两个人看
  告诉美国,不要这样做,我踩着你,你要有什么动作我不会视而不理
  告诉朝鲜,我和中国还在做准备(还没有完成战略部署),你不要轻易行动
  而中国显然是5个人中最紧张的,身下的布都已经皱在一起说明因为紧张而不断变换姿
  而日本则神情轻松,眼睛紧紧盯着自己手里的牌,丝毫没有注意其他四个人的神情
  双手张开,表情轻松,可能以为自己手里的牌最好
  而身体却蜷缩在一起,明显对旁边的两位都很敬畏
  朝鲜站在门口,一手端盘一手持刀,好像是去削苹果的样子,而眼睛却紧紧地盯着中国
  朝鲜的神情和衣着均像是这个房子里的小丫环
  盘里4个果子,应该是中国让她去削给大家吃的
  很明显,朝鲜的刀也是中国给她的!
  说道这里,这幅画的内容就很好理解了
  既不是六方会谈也不是台湾问题
  而是整个东亚的局势
  中国、日本、美国、俄罗斯打脱衣麻将
  日本的上家是美国,被美国卡死赢不了,已经输得精光
  但还是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想自摸糊牌翻本
  俄罗斯是过来抽数的,对着东亚主导权的归属漠不关心,但不想美国一家独大,暗地帮助中国
  中国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所以对东亚主导权的归属很在意
  红色出身的中国极力想融入西方的圈子,穿蕾丝内衣、纹身
  但身上还是不可避免的带着红色中国的烙印
  在炕上坐立不安,和俄罗斯暗地换牌,怕输还安排了朝鲜在最后关头出来搅局
  朝鲜小丫头一个,看中国脸色行事,削苹果皮的刀都是中国给的
  最后关头出来搅局,搅了局大不了中国装模做样教训他一下
  朝鲜也知道只有中国这个主人生活好了,自己才有好日子过,所以非常紧张的盯着中国,中国一个眼神朝鲜就出来搅局
  美国被俄罗斯牵制,又在中国家里(中国周边地区属于东亚)不能对朝鲜动手,只能用眼神恐吓(贸易制裁)
  而朝鲜手里的刀对衣着华丽的美国美人也是一个威胁,而如今能给震的住美国的只有核武器——还是中国给的。
  
  解密三:
  画面不仅对中国现状进行了寓意,同时还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表达了忧虑,
  或者说暗示。所有解读都基于挂在破败墙上比画面上所有人都大的人像上,并且
  人像居于画面最高位置,代表了从袁世凯到毛zd过去一百年的中国历史。居高
  临下地、明白无误地点出画面主题——历史注视着你们!
  画面中的五个人概括了上层和下层两大阶层,围桌而坐的四个人代表了
  上层。
  其中左面的裸女是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的代表,这是一批最无耻的人,
  所以
。并且他们掌握了“话语权”和“决定权”,能得以悠闲的、随时的
  “和牌”。
  中间正面那个我也认为代表了“外资”,是外国政治势力和资本势力
  的代表,比较遵守“游戏规则”,至少“面子”是要的,所以衣着光鲜。
  右面半裸躺着的代表zf,失去制约的zf无所顾忌,“少牌”那样
  明显的“违规”对它来说都无所谓,反正政策是它制定的,但又不能象“精英”
  那样不要脸
。搭在正面女子腿上的右脚,寓意和外资的联合、要“依靠”
  外资。
  中间背面那个代表民营企业,场面上也要过得去,不能“
*”。背上
  的纹身代表了中国民营企业与生具来的“原罪”。一方面他们必须兢兢业业做牌,
  但仅靠兢业还不能“和牌”,必须贿赂政府官员、进行利益输送和权力资本交易,
  这种利益输送很多时候是被迫的,但却无奈,当右面代表政府的女子把左手伸过来时,她只能积极配合。
  以上主要利益集团的博弈,通过画面形式“打麻将”来体现。
  右面站着的女孩代表下层弱势群体,水果刀既是准备削水果“伺候”牌
  桌上的人,也寓意利益被上层剥夺后的仇视和反抗。只有“外资”注意到了“下
  层”的不满,“精英”和“民企”都忙着自己的利益无暇顾及,最无动于衷的是
  “政府”,它的身体姿势也暗示了这点。
  窗外景色既暗示了台海危机又提示了世界风云。河中的石头一直延伸到
  屋内,寓意在一体化的世界中,中国再也不可能闭关锁国更不可能独善其身。而
  代表弱势群体女孩站立的位置也暗含了内外危机一并爆发的可能。最后说一下,
  “换牌”的构思来自乔治-德拉图尔《方块A的作弊者》,原画藏于卢浮宫三楼。